汉服与汉族

一个国家要生存下去并繁荣昌盛,要靠什么呢?要靠多数的劳动。

一个政府要维持下去并有效统治,要靠什么呢?要靠多数的同意。

多数的尊严最应该被重视,多数的利益最应该受到保障。

不幸的是,今天的中国完全相反。

自由派、新左派、新左派从未如此团结,今天他们有一个共同的敌人,那就是汉族。

看看民族敌人如何评价汉服运动吧?汉服是贵族服饰,汉服不符合美学,汉服是对少数民族的打压。

自由派绝对不会告诉你,约翰穆勒说服饰是私人领域。从自由主义的角度说,谁有权干涉私人领域?

新左派绝对不会告诉你,列宁说每个民族都应该保有自己的服饰。从马克思的角度说,谁有权禁止民族服饰?

他们说汉服是贵族服饰,不能代表汉族。那么请问,西装、茶叶、葡萄酒、歌剧难道不也是西方贵族的专享么?随着时代的变迁,技术的扩散,贵族的专享将成为整个民族的共同所有物。

他们说不需要通过服装来传承文化,汉人应该去背诵《诗经》、熟读《史记》,那么请问,有多少希腊人读过《荷马史诗》,有多少共产党员读过《资本论》?理解复杂思想不是民众的责任,是知识分子的责任,知识分子将复杂思想简单化,民众只需要做出选择就行了。

无论怎样,他们绝对不会批评少数民族的服饰,但是他们却拿着放大镜审视汉服的每一个细节,他们从政治、经济、美学提出批评,生怕放过任何一个批评汉族的机会。他们无非想说,汉族的文化不值一提,汉族的历史子虚乌有。

民族敌人的行为只有一个目的,就是阻碍汉族的觉醒。他们要奴役汉人,让汉人没有公民生活,没有政治权力,他们要汉人继续当奴隶,为了星辰大海和他们的无产阶级革命事业当炮灰,失去人的意识,沦为纯粹的工具。

他们傲慢又胆怯。他们傲慢的昂着头,向多数说教,自以为掌握真理,总觉得高人一等。他们自称人民公仆,可他们害怕多数,压迫多数,他们只会是人民公敌。他们又无比胆怯,他们害怕汉人哪怕有一点点民族意识,他们害怕自己的统治被推翻。

令民族敌人失望的是,随着教育水平的提高,生产力的发达,大多数的权利意识开始觉醒,他们越来越不能容忍被别人统治,大多数终将不再沉默。

今天,谁是多数?汉族!可是今天的汉族一无所有,汉族没有政治权利、汉族被迫承担转移支付。官僚和少民的特权,日发难以忍受。

今天,少数民族享有各种加分、巨额的转移支付。少民自以为是一个独立的集团,特权使他们骄傲自满,他们不认同汉人,把汉人当做敌人。

今天,官僚垄断政府权力,骑在汉族头上。政府至少应该做到不偏不倚,但政府本身也分明是少民的帮凶。政府看来是为谁服务的?为了特权阶级。与谁作对?与汉人作对!

官僚和少民组成的特权阶级,是二十一世纪的贵族。最受税务机关和政府部门欺凌的是哪些公民?是汉人!最缺乏自治权利和社会组织的是哪些公民?是汉人!汉人创造了一切,可是汉人遭到最深的压迫。没有汉族,将一事无事,没有特权阶级,一切将更为顺利。少数民族一无是处,只会削弱国家,危害国家;官僚阶级僭越权力,只会独裁专制,奴役汉人。

民族敌人费劲心思阻碍汉族的觉醒,连汉服都要不遗余力的反对。因为他们明白,汉服将成为一种符号,它将唤起多数的意志,导致汉族的团结。

汉服运动已经让他们瑟瑟发抖,可是这只是第一步。这个国家属于多数,汉族将掌握一切权力。960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,没有一片土地容得下民族敌人。民族敌人只有两条路走,要么自愿服从,要么被武力强迫服从

汉族同胞们,喊出我们的愤怒吧!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